市民在明城牆上游覽。資料圖片
  南京的明城牆要不要連為一體?消失的城門要不要復建?南京人大常委會昨日組織市人大代表與網友網聊明城牆保護,這一“連不連”、“建不建”的話題成為關註熱點。記者瞭解到,目前最新提交南京市委市政府的一份設計方案提出,南京城牆沒有必要連成一體,實在要連也不要復建城牆。揚子晚報記者仇惠棟
  焦點1 網友爭論:城牆要不要復建連成一體?
  對於明城牆如何保護利用,歷來爭論不息。在昨日的網聊現場,網民們的意見也針鋒相對。網友“雲棲白下”說:“城牆城門的文化價值遠遠大於使用價值,所以我對新造的那種標營門之類的很反感,不倫不類,完全可以修複成城牆,下穿隧道。雖然投資巨大,但是尊重了歷史,尊重了文物。”
  網友林“呵呵virgo”說:“如果都能將幾段城牆連起來,沒事帶上家人朋友,親戚,同事,聊聊走走,看看南京這座古城卻又現代化,多好!”
  現有規定:修複段應該做出永久性標識
  市文廣新局文化綜合執法總隊政委尤榮喜說:“關於網民提出來的將城牆連為一體,我們要尊重歷史,我們所有的修複工作,修繕工作要符合文物保護的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不一定連為一體,可以通過連通城牆的多種修複方式來實現。”
  南京市人大代表、鼓樓區寶塔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副主任徐慧則說,對城牆的全面保護修繕,南京文物保護部門一直秉承著“修舊如舊、最小干預、不改變文物原狀”的理念,這些原則在正在修訂的《南京城牆保護條例(草案)》中也有體現。條例草案中規定“城牆修繕應當最大限度使用原材料、原工藝,保留歷史信息,保持原有位置和形制。城牆修複部分應當與原城牆風格相協調,並可識別。”還要求“城牆保護管理機構應當對城牆修複部分製作記錄檔案,設置永久性年代標誌”。
  專家觀點:沒必要連通,不必復建牆體
  那以後南京到底會不會再造城門了?南京市人大常委會委員、民建市委駐會副主委陳定榮透露,2014年8月,市規劃局委托東南大學陳薇教授團隊和南京大學張雷教授團隊分別對正陽門(光華門)、中央門、定淮門城牆通道節點進行概念性方案設計,提出環境景觀型、標誌標識型、構築構架型和復建型四種設計構思類型。並邀請規劃、文物、歷史、文化、建築等領域的專家和市民代表進行咨詢論證。在城牆保護上提出了四點意見:1、南京城牆應以現狀保護與展示為主,應符合文物保護法規、申遺要求,兼顧城市景觀及現代市民生活需求。2、城牆的連通沒有必要通過實體連通,實體連通也不一定要復建牆體,可通過多形式的標識、通道和視覺性構架等方式實現。3、針對南京城牆的獨特性,應強調感受城牆本身的多元性特征。4、先開展考古工作,以明確城牆走向、附屬設施的形制、城門位置及範圍。
  南京市政府於10月上旬向市人大常委會提交了《南京城牆保護條例(草案)》,草案已經市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一次審議。南京市人大法制委、法工委將對草案作進一步修改完善,於12月底提交南京市人大常委會會議二次審議。
  焦點2
  網友爭論:城牆根的樹木要不要砍?
  城牆上的爬山虎、城牆根的蔥蔥綠樹,成為與明城牆風景相伴相依的一部分,但也侵蝕擠壓著古老的牆體。城牆根的樹要不要砍?爬山虎要不要拔?這也成了市民們爭論的熱點。在網聊過程中,網友“Luna”說:“城牆條例中為什麼規定在城牆八米內不能種植喬木,我認為不合理,應該對城牆周邊進行綠化。”網友“李奇”的意見則恰恰相反:“靠近城牆的高大樹林應當修剪至城牆高度以下。”
  現有規定:遮擋城牆的綠化要修剪遷移
  這一條例草案對城牆上和城牆根的綠化來了“逐客令”。第十三條規定,現存城牆兩側八米以內不得種植喬木;城牆兩側八米以外、保護範圍以內應當選擇不遮擋城牆和根系不破壞城牆的樹種。現有樹木影響城牆安全的應當遷移,遮擋城牆的應當修剪或者遷移。城牆遺址、遺跡及其兩側綠化帶應當與明城牆風光帶相協調。
  代表建言:適當保留爬藤植物點綴城牆
  為什麼城牆根要禁止種樹?玄武區人大代表、玄武湖管理處辦公室主任許琳解釋道,喬木的根系非常發達,隨著喬木的生長,對城牆牆體具有破壞作用,因此在城牆八米內不能種植喬木。但她同時強調,城牆周邊的綠化方式多種多樣,可以採取不對城牆本體造成破壞的綠化方法。
  “保護好南京城牆,必須重視牆體上生長植物的問題,要用科學方法去除城牆上的雜樹。”她建議,首先要對現存城牆的草木生長狀況做摸底調查,根據不同草木的生長狀況制定清理方案,並且要定期檢查,像一個冬春就能長高到2米多的草木必須加大清理力度。在清理過程中,還要適當保留草本和爬藤植物,如果完全沒有綠色點綴,城牆必然缺少了生機和魅力。只要生長的適宜,一樣可以達到城牆與綠色相得益彰的效果。  (原標題:城牆要不要連通?城門要不要復建?)
創作者介紹

2402

fj23fjnu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